書庫排行繁體
當前位置:讀看看 > 玄幻奇幻 > 我在奈何橋底算命 > 第一百二十四章:
我在奈何橋底算命

《我在奈何橋底算命》

下載本書添加書簽

第一百二十四章:

  剛開始的暮夭的確沒有反應過來,但是這個場景很是熟悉,就好像是以前的事情重播回放一樣浮現在她的腦海中。

  當然熟悉,景墨尚未成佛的時候,也曾要為暮夭擋天劫來著。

  那個時候的暮夭,也是這樣子阻止景墨的。

  但是如今一切都反轉過來了。

  那時被限制的是景墨,如今是暮夭。

  景墨當初未能成功替暮夭攔下天劫,如今的景墨,便又攔了一次。

  這次他成功了。

  一切就好像是宿命轉盤一樣,逃不過,躲不掉。

  暮夭親眼看著景墨在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攔下了歷劫成仙的三道天雷。

  每一道雖然沒有劈在她的身上,卻好像都劈在了她的心上一下,狠狠地灼燒出了一個鮮血淋淋的傷口。

  我并不能親身體會暮夭的那種感受。

  畢竟我沒有人為我受過天劫,也沒有人這樣一心一意的為我。

  沉默地安慰暮夭的那段時間,我想到,或許暮夭遇到景墨是幸運的,或許,從一開始,就可能是我想錯了。

  我忽然覺得暮夭比我幸運的多,至少她的感情最終得到了回應且明了。

  不像我,從始至終都是孤魂野鬼一個。

  我忽然悠悠地嘆了一口氣,感慨了一下鬼生。

  暮夭已經停止了哭泣,但是整個人還是在不斷地抽噎著,一雙眼睛哭的紅腫,鼻子也紅紅的。

  她說話帶著極為濃重的鼻音,濕漉漉的眼睛悲傷又無助地看著我,很是讓人心疼。

  我摸摸她的頭,道,

  “好了,別哭了。”

  難過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因為我的這句安慰的話就消散的,更何況還是心上人的生離死別。

  暮夭現在心中很難過又后悔,但是她并不會說”早知道怎樣,我就怎樣”的話。

  因為知道事情已經成為了定局。

  她只是有些困惑,為什么景墨替她受了天雷就會死,他不是佛者嗎?

  這個問題和當初我問小仙君的一模一樣,我如實地告訴暮夭。

  小仙君的原話被我照搬了過來。

  果不其然,在我說完之后,暮夭的眼睛里又迅速地涌上了淚水,但是這一次并沒有哭出來。

  我看見她緊緊地咬著唇,然后迅速地低下了頭,那些掉下去的淚水都就低落在了她的裙子上,氤氳出了一片水漬。

  “蒼樂,我是不是很任性?”

  暮夭啞著聲音問我,一句話被她說的斷斷續續,磕磕巴巴。

  我點頭嗯了一聲,面前那顆低垂著頭的小腦袋就低垂得更厲害了。

  肩膀一聳一聳的,看起來像只被欺負的小動物。

  我摸摸暮夭的頭,目光落在了冰床上沉睡的景墨身上。

  仔細地看了一會,終究還是忍不住伸手去探了一下后者的脈搏。

  的確沒有任何生的氣息,但是我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。

  “暮夭,你可知道,景墨的魂魄去了哪里?”

  我問道。

  暮夭抬頭看我,然后搖搖頭。

  “我道行不高,不能探測魂靈去向。”

  這我早該想到的,心中有些遺憾,若是我在場,或許就能夠知道的。

  佛者和仙神的魂靈并不歸地府掌管。

  雖然其中有不少下凡歷劫的,但是他們下凡歷劫,并不經過陰界地府的輪回軸,而是直接投胎在某個人身上。

  如今景墨雖然消亡,可若是他的魂魄沒有被天雷擊得七零八碎,那我是不是可以把他帶回來,讓他還生?

  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這樣一個念頭,讓我有些激動,又有些迫不及待。

  而就在這個時候,一陣金色的佛光從我的袖子中泄露出來。

  暮夭茫然地看著我,我則是從袖子里掏出了一顆金色的珠子。

  “佛丹?”

  暮夭驚訝地看著我。

  我點點頭,

  “嗯,是景吾給我的,哦,他是景墨的師弟。”

  怕暮夭不知道景吾是誰,我又補充了一句。

  景吾給我的佛丹如今就在手中,之所以會把它帶來,也是想著能不能起到一點作用。

  如今看來,將它帶來,還真是對的了。

  我將佛丹運進了景墨的身體,沒過一會,景墨的身上就散發出了和佛丹剛才一樣的光芒。

  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暮夭問道,我卻松了一口氣,笑看著暮夭,

  “別擔心,景墨還有的救。”

  ……

  離開暮夭山谷的時候,暮夭已然恢復了之前的神氣。

  她一直拉著我的手,仿佛我是她的再生父母一樣。

  “如果找到了景墨的魂魄,他就會醒過來,是嗎?”

  這已經不是暮夭第一次問我了,送我出來的一路上,她這個問題問了不下十次。

  每一次都是不確定和略帶希冀的語氣。

  我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回答她,后者蒼白的臉上很快浮現了笑容。

  “謝謝你,蒼樂。”

  暮夭鄭重其事地說道。

  我看見她眼中堅毅和感激的光,忽然間有些感嘆。

  “當初冒冒失失的小姑娘,如今也長大了。”

  我以一種感嘆的語氣說道,又摸了摸暮夭的頭。

  暮夭道:“你別這么老成,你也沒比我大多少。”

  ”除去你消亡的那段時間,我如今可能比你多活了幾千年了。“

  我說道,忽然覺得這個數字有些過于長久了。

  我一時之間失了神,暮夭困惑地看著我。

  “蒼樂,你怎么了?”

  ”沒事,你回去吧,好好守著景墨,他會醒過來的。“

  “嗯。”

  ……

  離開了蒼靈山的山谷,我很快就在外面看見了小仙君。

  他還站在那里等著我,修長俊雅的身形玉樹風清,氣質卓然。

  他不知道將目光落在了那個方向,周身泛著柔和的靈氣靈光,漆黑的眸子一片平和安靜。

  或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氣息,原本還在出神的小仙君忽然將目光轉了過來。

  我的步伐就此停住,和小仙君靜靜地對視著。

  我們中間隔了不遠的距離,蒼靈山山谷間的風從我們的中間吹過,草地上的嫩草被吹彎了身子。

  空氣中青草氣息流淌,暖色的陽光如同虛無縹緲的紗稠一樣漂浮空中。

  歲月幽靜,一切都好像要回到原點一樣。

  我后來忍不住想過,要是我當初沒有出手救下小仙君的師門,等到我歷劫成仙,我們是不是也會像現在這樣。

  站在畢海林山的土地上對視,目光輕柔釋然,道一聲別來無恙?

  但是顯然這個“要是”不會成立。

  因為我一度懷疑,我是因為救下了小仙君的師門,小仙君才想起有我這么一個人的。

  不然的話,就算我成仙了,我們再次見面,小仙君也可能只會神情淡淡地對我說一聲,

  “在下錦華。“

  然后就沒有了,他可能都不會問你“仙友是從哪里升道成仙的,仙友叫什么名字“的。

  “小仙君。”

  “見到暮夭了?”

  我從幻想中回神,走向了小仙君。

  這一動,我們之間的旖旎氣氛便被打破。

  小仙君神情一如既往的淺淡,他問的問題我自然是點點頭,還不晚補充了一句,

  “也見到了景墨,他的身體被暮夭保護的很好。”

  小仙君皺了皺眉頭,但是并沒有說什么。

  我和小仙君一路并行,期間我問小仙君要不要去碧海靈山看看,反正都到了這里了。

  小仙居沉吟了一會,然后點了點頭。

  他帶著我朝著碧海靈山走去,雖然是和我并肩的,但是我能察覺到他在為我引路。

  我心中有些失笑,想著小仙君不必如此,這碧海靈山,我就算閉著眼睛,可能都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。

  有些時間沒到碧海靈山,碧海靈山比之我上一次見到,好像又變了些模樣。

  小仙君在山峰空曠的地方建造了一處房殿,佇立于山峰之上,正對著上次他朝我指著說撒了花種的方向。

  當然,都過了這么長的時間了,我還沒有看見那里有任何的花開放。

  我有些懷疑小仙君是不是撒錯了地方。

  小仙君的府邸很是寬闊氣派,和天上一樣,就是太過空曠冷清。

  一進門便是一陣陰涼冷清之感席卷而來。

  小仙君面不改色地走在前方,我則是打量著這里,想著這地方好是好,就是太空曠了。

  不太適合居住人。

  “小仙君,你的徒弟呢?”

  我問道。

  “在練功。”

  小仙君將我領到了一個房間里,房間裝修雅致親和,最重要的是,落地的軒窗,對著碧海靈山的山景。

  這是一個絕佳的觀賞位置。

  軒窗處一張矮榻,我和小仙君就坐在這里。

  小仙君尚且未正式入住這座府邸,算起來,我應該是這里的第一位客人。

  從主人變成客人,這轉變,怎么說,當真有些世事無常。

  小仙君坐在我的對面煎著茶,白色的水霧從茶壺嘴中飄出,很快就被風吹散了。

  房間縈繞著清淡的茶香味,配合著這山川美景,雅致風景,讓人身處其中,怡然舒適。

  我的視線落在了面前的茶壺上,白色的水霧在我的眼前氤氳開來。

  小仙君正在清洗著茶杯,這期間我們并沒有任何溝通,默契卻安靜,并未覺得有任何的不適。

  然后我又將目光落在了碧海靈山的外面,看起來好像是在觀察景色一般。

  小仙君陪了我一會,后來終于覺得自己應該去看看那個略微有些不太聰明的小徒弟。

  他朝我歉意地說明了一下原由,我擺擺手讓他隨意。

  小仙君一走,我便立刻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,跑到了軒窗的外面。

  那里有一處空地懸石,凌空而成,空地上生長著一棵大樹。

  此刻我正站在這空地上,這里的風景固然不錯。

  但我此番站到這里,可不是簡單地看風景而已。

  目光掠過這碧海靈山的連綿山川,我伸出手,風從掌心和手指中穿過,如同輕柔的流水一般。

  我閉上眼睛,耳邊除了風聲,似乎在沒有其他的聲音一樣。

  但是過了一會,我卻清楚地聽見了另外一道聲音,

  “山主。”

  這道熟悉的稱呼讓我睜開了眼睛,我轉身,視線微微上移,落在了空地的這個大樹上。

  樹干粗壯,枝繁葉茂,碧綠色的葉子在陽光的照射下染上細碎的光粒。

  一陣風吹過,面前枝影搖晃。

  樹干上慢慢地幻化出一張蒼老的人臉,那是一個慈祥的老者,此刻正睜開眼睛看著我。

  那道聲音,便是它發出來的。

  “山主,你終于回來了。“

  這話說的,讓我不知道應該怎么去接,只能說一聲,

  “好久不見,我還以為,你們都消失了。”

  “我們一直在等著山主回來,山主,這些年,你都去哪里了。”

  面前的樹精道。

  我抿唇失笑,

  “說來話長,不過如今我只是一個孤魂野鬼而已,不再是碧海靈山的主人了,這聲山主,現在當不起了。”

  面前的樹精搖晃著自己的樹枝,還想要說些什么。

  但我現在不是為了嘮嗑的,而是有事要問。

  “對了,問你一些事情。”

  “山主請說。”

  “蒼靈山暮夭歷劫那日,你們可看見一些什么?”

  蒼靈山就在不遠處,異動發生,六界都有感應,更不要說這蒼靈山附近的靈山了。

  我若是想要問一些事情,找碧海靈山的妖植精怪,是最好的辦法。

  樹精沉吟了一會,才緩緩地開口。

  它所說的和暮夭所說的相差無幾。

  “暮夭山主歷劫的時候,和山主差不多,天很黑,云團很重,暮夭山主歷劫的那個地方都是電閃一片,被雷光包圍著。

  不過,我們倒是看見了一道和紫色雷光不同的顏色的光亮。“

  “那光亮,可是金色的?”

  “不過,是金色的,好像有很強悍的力量。”

  面前的樹精回答,又說道,

  “但是在天雷劫之后,這道金色的佛光就消失不見了,過了一段時間,又出現了一次,但是卻是朝著別的地方掠過去了。”

  朝著別的地方掠過去了?

  我驚訝地問道,

  “那你們可看清楚了,它掠向了哪個方向?”

  那道金色的佛光,有可能是景墨的魂靈。

  樹精的枝葉被風吹得簌簌作響,其中一根樹枝在我的視野中緩緩地朝著一個方向指去,

  “那邊。”

  ()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
3d包一个胆需要多少钱